亲,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图片打开速度较慢,提升打开速度,您可以: 升级IE浏览器 或者点击下载 chrome浏览器

华盛顿大学赏樱花一日游

发布时间:2016-11-20 23:00:17 来源于:走四方旅游网 阅读量:131

  女儿、女婿往年在华盛顿大学观赏樱花,留下了极其美好的印象,这次我们老两口来,正逢其时,便想立即奉献给我们。我一向爱玩,没有不乐意的,何况华盛顿大学在美国也是排得上号的,进去串串,感受感受,也是一件快意的事。我们才来两三天就到双休日,樱花的花期不长,再过一周大概就要凋谢了,于是星期天便驱车一同前往。

 

华盛顿大学赏樱图片

 

  我们住在西雅图的卫星城标威尔市和雷德蒙市紧邻的干道上,其实那里的花木也是很多的,如同公园一般,积雪压枝似的樱花也时有所见,而要专门到它处去观赏樱花,自然那是特别的壮观了。

 

  车子几经辗转,总体上大概是朝着西北方向去的吧,后来看到了一湾曲而长的湖水,明晃晃的,那就是早已闻名的华盛顿湖了,对面就是西雅图。在那弯曲的湖身中段,架有一条长长的大桥,像松松地拉着的跳绳的长绳子,中间下垂,低处如同轻卧在柔波上。车子在上面跑着煞似在软索上滑溜一般。据说那中段是可以开启的。过桥咫尺之间,又挖有一道人工渠,渠上的桥更是可以随时开启,那是专供一般的船只通行的,如有特大的船只通行,那就要开启湖心那长弧的中段了。车行桥上,迎面左右两侧都是如同巨大的扇贝般的大斜坡,上面满身油绿而又遍布闪烁的白色斑块。那油绿都是树丛的颜色,而白色的斑块就是面湖的屋宇了。女婿朝着坡上的一片说,华盛顿大学就在那里面。

 

  上坡没走多久,没门没坎的就进了华盛顿大学。其实门是有的,后来出来时见路两边有两堵简单的砌柱,那就是标志性的“门”了。因为很不显眼,进来时在车里竟没有看见。美国的大学是没有围墙的,门的意义有限,这华盛顿大学也一样,所以当女婿说已经进去了,我才觉得那气氛确实与外面不大一样,树林显得疏朗,草地显得平远,楼宇显得比民居要高一些大一些,端庄整肃一些,距离也散得很开,稀稀落落的。下车,环顾那些楼宇,都是一两百年前的古老式样,在画上常见的,墙体上凸凸凹凹的竖线拉出了很多层面,不像现在的简洁,色调或绛橙或灰褐,都透露出一种沉甸甸的沧桑感。有的檐口上还有雕塑,窗子是五彩的花玻璃。楼前写着各自的专业,有一幢楼写着建于1930年,看来不一定都很久远,还有比1930年更晚一些的,以至于是近年的也未可知。只是都要建成那样子,似乎不如此不足以与那深厚的学术氛围相匹配吧。中心广场的内侧,正中是一幢大楼,是办公楼吧,也不太高,比较方正宽大,房前由若干级台阶拱托着,就多了几分巍峨。一排门都是关着的,大概是周日的缘故吧。时有零星的游人向里面莫名其妙的探视几眼,然后茫然离去。总之显得很神秘。

 

  只有一处现代建筑,一副新颖而富丽的气派,通体的绿色玻璃幕墙,同我昨天才看到的微软的办公楼一个格局,据说那正是微软的老板比尔.盖茨捐的。

 

  转身在一处缝隙里看到了樱花,离得那么近,就在一箭之地的大院子里,有如映着朝日的低云。女婿、女儿是熟悉的,领我们赶了过去。一看,荷!整个一个长方形的很大的大院子里,前前后后,左左右右,上上下下,满当当的全是樱花,簇拥爆满,蒸腾奇幻。细看那一团团一朵朵,白里渗红的光泽像白人小女孩的面色,从花心向外淡开。满院子赏花的游人,更增添了一派融融热气。冷静下来观察,那令人嗟叹之处,首先在于它的树株的巨大,每株树干都是俩人合抱的样子,到一人来高就分枝,逾显得粗壮。黑褐色的粗砺的树身又遍布鹅蛋般鸡蛋般的大疙瘩,更有一种披铠带甲般的威仪,俨然是一些高龄的巨无霸。枝丫铺开的树冠,一株足足可以罩几十个平方,那花朵的密集就不是积雪压枝可比了,棉花糖似的裹得圆圆实实的,你尽量想象着去放大它吧。满树花挤花枝压枝,密不透风不说,那树冠又特高,梢头直挺三楼。如此巨大的花树,花朵又是如此的密集,有那么一株已经可观了,而那很大的大院子里,长的一边竟一字儿排开有12株之多,对面相等;短的一边一排6株,树株有略小点的,也对面相等。屈指算来全院子被72株布满。院子正中是十字交叉的甬道,游人在其内如痴地踟蹰漫步,清风拂过,飘飘洒洒缤纷的花雨轻掠人们仰望的面颊,更犹如十足的梦幻。院子四周是若干幢等高的老式楼房,小半截浮在花潮头,有一种封闭感,让人恍然忘记了外面的世界!我不禁又想到,一个人都没有的时候,这里不就真的是仙境了!

 

  我读过别人介绍的日本的樱花,也在家乡看过自己的樱花,各有美好的感受,但眼前的樱花实在让我太震撼了,它虽还没有当初我想象的那样广阔,可令我震撼的却是如此集中而强烈的刺激。

 

  本来在来时的路上是只见车少见人的,即使在先前观光的校园别处,游人也只是三三两两,而这里竟是满院身影晃动,确有一种游人如织的感觉。当然细想总共也不过百来号人吧,而在人少的美国,这么一处院子里有这样的密度,也算是人气高涨了。

 

  内中或年轻情人,或老年伴侣,也有三五成群的青年人及一些中年人,还有带小朋友的、推婴儿车的夫妇,形形色色,多姿多彩,我戏称这是“人上一百,五‘类’俱全”。欧美地区,人多的地方,少有喧哗的,大家都把那极度的欣喜,轻融在微笑中,荡漾在镜头里。说到镜头,也如游人一样,形形色色,多姿多彩,长的短的,古里古怪的,各逞其能。还有不少支着三脚架,那是在精心倾注他们的匠心了。人和花的组合,单花独枝的撷取,忙得蜂儿一般,都为了要酿造那独具风味的记忆的蜜糖。

 

  另一个院子里,路边相对也有两排,红色要重得多,又是一种风味。只是比较矮小,树干只有碗口粗细,若在别处,也有垂天云霞之趣,只是在这里相形见绌,盘桓的人就很少了。

 

  以前,我曾在洛杉矶参观过加州理工学院,后来参加旅游团到旧金山参观过斯坦福大学、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,都是顶顶有名的,一例古色古香,风味十足。现在我猛地顿悟为什么旅游团热心让我们参观那两处大学,不就是冲着它任人出入不收费而又颇值一观吗?于是我又想,如果到西雅图的旅游团也带到这里来,特别是在这樱花盛开的日子,那一定也是皆大欢喜的,不知为何竟没看到。

 

  我在斯坦福大学仰视过胡佛的塑像,在华盛顿大学也仰视一番华盛顿的塑像,这些都是惠及全美国的伟人,应该看一看的。

暂无点评

当季热门景点
+1 0

购物车